• <ol id="hwfjk"><output id="hwfjk"></output></ol>

  • <acronym id="hwfjk"></acronym><span id="hwfjk"><output id="hwfjk"></output></span>
    <input id="hwfjk"></inpu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你好,歡迎光臨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網站  
    網站首頁關于我們新聞動態協會相關文件維權服務會員單位協會章程攝影作品資源下載留言咨詢
    您現在的位置: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用戶名:
    密 碼:
       
    忘記密碼?點這里重設
         新聞資訊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最好的新年禮:男子手繪老家地圖尋親成功,33年后母親再擁福娃兒入懷
    來源:極目新聞 網易號 點擊數:1080次 更新時間:2022/1/2 11:18:23

    極目新聞記者余淵 丁偉 李賢誠 曹雪嬌 杜光然

    就在2022年的第一天。

    被拐賣33年、憑記憶手繪家鄉地圖尋親的37歲男子李景偉,終于重回親生母親的懷抱。

    “我的小乖乖,當年你怎么就跟著別人走了?”時隔33年,當57歲的楊惠蘭,將早已變了模樣、已經高出她一頭的兒子擁入懷中時,她這樣呢喃問道。

    流著淚的李景偉則仰天長嘯,似乎要將所有委屈與遺憾拋諸腦后。

    從4歲到37歲,這條奔向母親懷抱的尋親路,李景偉足足走了33年。

    被拐33年后畫圖尋親

    手機屏幕里,孫海洋抱著失散多年的兒子轉了一圈又一圈,久久不愿松手。

    屏幕外,37歲的李景偉則在暗自流淚,他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煎熬,決定憑幼時的記憶,將家鄉的樣子畫出來,在網上尋親。

    “親生父母年紀越來越大,我擔心他們等不到相見的那一天!崩罹皞フf,雖然找到父母的希望渺茫,但是無論如何他都會找下去,哪怕只看一眼,他也知足。

    在李景偉的印象里,當年家里房子是土墻草頂的構造,房子周邊有條排水溝,房子的一側有灶臺。走進房門,左手邊立著一把木梯子,有一次他還從梯子上摔了下來,左下巴至今還留有明顯的月牙狀疤痕。李景偉回憶,正堂屋里有一個木柄的石磨,而堂屋的左邊則是臥室和倉庫。

    “院子很大,因為院外有水塘,家人擔心有人掉進水里,所以在水塘邊修了一段護欄!崩罹皞フf,院子是水泥硬化的地面,院子里有一個用來磨豆子的小石磨,院外隱約有間木頭做的大房子,里面住著一位長年編竹筐的老爺爺。

    李景偉回憶,他的家在山谷里,后山高處有條公路,時常有大貨車從公路翻下來,每當此時他的父親都會幫著撿掉落的香蕉和油桶。而從村莊往下走約1公里處,有一條寬約70米的大河。

    時隔33年,在李景偉的記憶里,父母的容貌時隱時現,他記得自己的臉型、眼睛和額頭像父親,而嘴唇像母親。

    談及幼時被拐的經歷,李景偉依稀記得,在他4歲左右,被一個光頭鄰居從家中哄騙到了后山的公路,交給了3個騎自行車的年輕人。3個年輕人把他帶到鎮上住了兩天之后,又把他交給了40多歲的一男一女。后來,中年男女在商場里給他買了新衣服,帶著他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來到了河南蘭考的一戶李姓人家。

    當時,李景偉養父母家里也并不富裕,而且家里已經有3個女兒!八麄兙褪且恢毕胍獋兒子!崩罹皞フf,因為從小就知道自己被拐,他堅信有一天終會回到親生父母身邊,他害怕忘記父母和家鄉的模樣,就每天一遍又一遍地回憶,并在地上畫出來。

    消失的福娃兒

    李景偉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家鄉竟在千里之外的云南昭通。

    李景偉被拐那年,他的堂哥黎方云大概16歲,由于經常帶幼時的景偉一起玩耍,相處時間長,他對景偉被拐一事至今記憶猶新。

    據黎方云回憶,景偉被拐的時候大概五歲多,由于還未上學,就沒有起大名,那時候家里人都叫他福娃兒。如果按照輩分起名的話,李景偉的原名應該叫做黎方福。

    “當時正處于6、7月份,天氣悶熱,樹上的野酸果剛成熟,當天上午的時候,我們還一起在家附近的山坡上摘野酸果,但中午過后就找不到福娃兒了!痹诶罹皞サ睦衔莞浇,黎方云細細地描述著當天的情形。

    但李景偉口中所說的“光頭”鄰居,在他堂哥黎方云印象里,只是頭發不多,也并不是鄰居。

    “發現福娃兒不見后,我們整個家族的人四處尋找,但一直沒有蹤跡,而同一時間段,村里還有一個外號叫‘何魁娃’(音)的男子不見了,家里人都猜測是他把福娃兒拐走了!崩璺皆平榻B。

    極目新聞記者在與李景偉的親屬溝通中得知,這位名叫“何魁娃”的男子是個光棍,他是景偉的一名親屬在外地認識后帶到家里玩的,當時借宿在村里,待了兩三天。

    “福娃兒被拐那天早上,村里幾個年輕人叫‘何魁娃’一起出去玩,但他一直推辭不去。福娃兒不見之后,他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崩璺皆苹貞浾f。

    景偉老家的昭通市鹽津縣新華村,處于四川與云南交界地帶,而這名“何魁娃”男子的家在一山之隔的四川,與景偉的老家相距有幾十公里。

    李景偉的堂叔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由于那個年代交通不便、家里經濟條件差,他們曾徒步走到“何魁娃”四川的家中找尋侄兒,“結果‘何魁娃’一直不在,只有他的老母親守在家里,他家的條件比我們這兒還要差,房子都是土坯房。由于后來實在找不到,我們只能選擇放棄!

    “像是遇到了‘劫’”

    “福娃兒”被拐之后,似乎所有的“福分”都與這個家族沒了關系。

    不久之后,李景偉的堂姐、小姑一同被人拐賣到安徽,“有時候我們自己都覺得像是遇到了‘劫’!崩璺皆茖@些年家族的遭遇唏噓不已。

    在李景偉幼時生活過的地方,極目新聞記者看到,如他手繪的地圖一樣,梯田、水塘、竹林這些場景沒有太大變化,但他家原來的老屋已不復存在,只留下一塊覆蓋著塑料膜的屋基,顯得一片頹敗。有村民稱,李景偉家的房屋原先是瓦房,后來年久失修倒塌了,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看到李景偉憑記憶手繪的家鄉地圖,他的五叔稱,自己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是他們的家,“至少有90%的相似度!

    昔日這塊充滿孩童歡笑的土地上,如今一片寂靜。只有幾處李景偉七叔用藍色彩鋼瓦搭建的簡易牛棚,里面圈養著一群家禽、幾頭黃牛和一只看守的老黃狗;蛟S是許久沒見過生人來過,老黃狗在一旁不停地吠叫,牛兒則不時發出哞哞的叫聲。

    極目新聞記者注意到,李景偉家附近的田地里早已雜草叢生。離老屋不遠處的山坡上埋葬著李景偉的父親。他生前一直未能見到被拐的兒子,于疾病中抱憾而終。

    雙向奔赴的認親

    這是一場雙向奔赴的認親。

    早在李景偉開始尋親之前,楊惠蘭早已踏上了一條“看不到希望”的尋子路。

    盡管已經過去33年,但楊惠蘭仍清楚記得李景偉當年被拐時的情景。楊惠蘭回憶,那是1988年的一個夏天,當時剛出生40多天的二兒子感冒發燒十分嚴重,她便帶著小兒子去了縣城里的醫院看病。第二天,當丈夫急匆匆趕到縣城醫院,她才知道大兒子不見了。

    “他以為福娃兒跟著我到了縣城!睏罨萏m說,那時她丈夫是村醫,就在她離開家去縣城不久后,丈夫也去了其他村民家里幫忙看病,獨自在家的大兒子最終被人販子拐跑。孩子本名叫李方福(音),從小她便喊孩子福娃兒,自孩子被拐走之后,她每天都會背著小兒子翻山越嶺去尋找,“一是孩子小離不開我,另外我也怕他被人拐走”。

    沒有照片、買不起自行車,當年楊惠蘭找兒子全憑一張嘴和一雙腳。楊惠蘭苦笑著說,她本人沒讀過幾年書,認不全漢字,在外找兒子只能靠口述,逢人她就打聽,但得到最多的只有“不知道”和“不清楚”。記得一天雨夜,因為走了太多崎嶇的山路,她的腳被磨破了好幾處,血水混著雨水,雨聲夾雜著小兒子的哭喊聲。

    看著那樣的景象,楊惠蘭也忍不住放聲痛哭,只是哭過之后,她還得收拾心情繼續尋子路。楊惠蘭說,那晚她撕下了衣服上的碎布,裹住小兒子不讓他被雨淋濕,母子倆走著走著,終究仍是無功而返的一天。

    不知從何時起,楊惠蘭開始走出昭通尋子,去了一座又一座城市,卻始終沒能找到關于福娃兒的蛛絲馬跡,但她卻始終未曾放棄。

    天不遂人愿。在尋子期間,楊惠蘭的丈夫、二兒子、二兒媳以及大女兒相繼離世。更讓人唏噓的是,二兒媳離世時肚子里還懷著孩子。一連串的打擊,讓楊惠蘭心灰意冷,在她看來,家鄉昭通似乎成了一個“傷心地。十多年前,她帶著其他子女舉家搬到了河南周口。

    時隔33年的命運重逢

    在云南分離,在河南重逢,也許是命運和楊惠蘭、李景偉開了一個玩笑。

    對于楊惠蘭來說,福娃兒的消息像是自己找上門來的。楊惠蘭告訴極目新聞記者,12月下旬,他接到了蘭考公安部門的電話,民警說有一個孩子很像她的兒子,需要做DNA檢測進行確認。

    當天,民警上門提取了楊惠蘭的DNA,同時還帶去了“孩子手繪家鄉地圖尋親”的消息。梯田、石磨、水塘……楊惠蘭在網上找到了李景偉的手繪地圖,畫里的場景大體上就是老家的樣子,一些細節她拿不準,又給老家的親友打去視頻電話確認。除此之外,李景偉下巴的一道疤痕也讓她印象深刻,因為當年福娃兒也曾經在爬梯子時,不小心在下巴上摔出了一個疤痕。

    后來,楊惠蘭才得知,在民警告訴她消息之前,她的另一個兒子黎業洪(化名),就已經在網上看到了李景偉的手繪地圖。

    “不告訴她,是害怕空歡喜一場!崩铇I洪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大概在十多天前,他就看到了那副手繪地圖,當時他確實覺得畫里和老家有些像,但他確實不忍心讓母親有了希望,卻最終失望。

    楊惠蘭還記得,12月26日晚,她和李景偉視頻電話,兩個人通話到凌晨3點,一邊聊天一邊哭,核對了每一個細節,“雖然DNA結果沒有出來,但那時我就百分百確定,那孩子就是福娃兒!

    12月28日,經DNA比對,楊蕙蘭與李景偉確系失散33年的母子,他們的認親儀式則定在新年的第一天舉行。

    新年第一天認親團圓

    在別人眼里,網名為“開心快樂”的楊惠蘭,是一個大大咧咧、沒有煩惱的女人。但她自己卻說,那是害怕揭開傷口的“偽裝”。

    每到黑夜,泛濫的情緒總會悄然滋長,兒子幼小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在腦海中浮現。兒子在哪里?過得怎么樣?有沒有受欺負?有時候,她只能靠著藥物,讓自己強行入睡。

    認親前一晚,楊惠蘭幾乎又一次徹夜未眠!斑@一次是激動!睏罨萏m說。

    1月1日上午9時40分,距離認親儀式還有20分鐘,楊惠蘭走出酒店,準備趕往認親現場。出發前,面對極目新聞的鏡頭,楊惠蘭還開心地和網友互動,稱自己很激動,祝福大家2022年新年快樂。

    當楊惠蘭踏入認親現場的那一刻,這位有著坎坷命運的女人,再也無法控制住情緒,短短幾十米的距離,她拿著紙巾不斷擦拭淚水。

    在子女的攙扶下,楊惠蘭走到臺前,一只手緊緊握成拳。她目光低垂,不發一語,等待著“福娃兒”的出現。 在現場民警介紹完尋親地基本情況后,高高瘦瘦的李景偉,快步入場走向楊惠蘭。在母親的面前,李景偉長跪在地,結結實實的磕了一個頭。見到朝思暮想的兒子,楊惠蘭放聲慟哭,激動得幾乎昏厥,在民警和兒女們的攙扶下,才重新站起身。

    盡管兒子的個頭已經高出自己一截,但楊惠蘭還是一把將他的福娃兒擁入懷中。面對已經長大的兒子,楊惠蘭一遍一遍地重復:“這么多年,再難媽媽都沒有放棄過你!

    母親的話語,李景偉聽在耳中、疼在心里,他輕吻母親的額頭,一聲長嘯,似乎想要把所有的委屈與遺憾拋諸腦后。

    牽著母親的手,李景偉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他的生父在多年前便已離世。下一步,他打算和母親回一趟昭通老家,將團圓的好消息告訴九泉之下的父親。

    【刷新頁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上一篇:“天價救命藥”納入醫保,武漢3歲罕見病患兒打上2022年湖北首針 下一篇:寧波一男子確診:連續工作12天 每天在單位食堂吃飯
     
       友情鏈接:遼寧省紀檢最高檢中央紀檢監察民主與法制網中國政府網遼寧省人民政大連市人民政瓦房店市人民
    協會榮譽 | 會長致辭 | 協會簡介 | 機構設置及職責范圍 | 協會職能 | 聯系我們
    大連瓦房店市市場協會 2007-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遼ICP備13013779號-1
    郵件:[email protected] 電話:0411-85595991  地址:遼寧瓦房店市   技術支持:瓦房店匯杰網絡
    亚洲黄色片

  • <ol id="hwfjk"><output id="hwfjk"></output></ol>

  • <acronym id="hwfjk"></acronym><span id="hwfjk"><output id="hwfjk"></output></span>
    <input id="hwfjk"></input>